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课堂 > 古兰讲解 > 辛允星:“启蒙”何以可能?
 
 

辛允星:“启蒙”何以可能?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24

辛允星:“启蒙”何以可能?

   五四运动已过百年,当年的历史使命是否可以宣告完成?我看,很难有人敢给出肯定的答案。民国先贤们念念不忘的“启蒙”大业至今仍旧处于“正在进行时”,仍旧困扰着无数国人的心灵世界,让我们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落之后仍旧不忍彻底放弃。“启蒙”究竟为何?“启蒙”为何如此艰辛?“启蒙”何以可能?对于正在思索中华民族前途命运的国人而言,这些问题是注定需要面对的,尽管它们经常会让我们颇感劳神费心。

   按照康德的说法,“启蒙”就是让那些不缺乏理智但是懒惰和怯懦的人从受监护状态中走出来,摆脱自我招致的不成熟,能运用自己的理性进行独立思考;有人形象地将其比喻为点亮人的心灵之光的过程。如果将这套哲学话语转化为日常语言,“启蒙”其实就是指通过现代理性思想的广泛传播与相互感染,从而使人们逐渐摆脱蒙昧观念的控制以及各种形式的人身依附关系,成为具备鲜明现代意识的社会成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启蒙”大业就是国人观念与行为方式逐渐“现代化”的过程,也是中国文化的现代转型过程。

   回望五四以来的中国百年历史,我们可能会痛心地发现,“启蒙”总是命运多舛,即使看似“激进”的新文化运动也未能将中国引向真正的“现代”,广大民众仍旧延续着传统的生活方式与思想意识。抗战至1949年的政权更迭,意味着中国的文化启蒙之路被彻底中断,原因不管是李泽厚先生所说的“救亡压倒启蒙”,还是秦晖先生所说的“为日俄所累”,抑或是其他,这个结果应当没有争议。上个世纪80年代的“新启蒙运动”更是昙花一现,不到十年的时间便陷入了沉寂,中国“启蒙”之路荆棘不断,至今仍然看不到它的尽头。

   面对百余年的艰难“启蒙”历程,很多国人都出现了一种近乎“绝望”的心态,网络上的一篇文章《黑云:启蒙是个伪命题,你连家人都改变不了》,可以算是其典型代表。作者在本文中痛心地指出,只有个人主动觉醒才能走向启蒙,外力是不重要的!我感觉自己与他算是同道中人,我们都在为国家民族的未来忧心忡忡,也都深切地表达了对“启蒙”的热烈期待。但差别在于,他似乎是一位悲观主义者,我却倾向于做一位乐观主义者,比他更相信中国未来的“启蒙”之路是有可能走通的,尽管这中间必然还会经历诸多的波折。

   细究起来,本文犯了一个典型的常识性错误——难以改变家人,就必然不能改变他人?这种逻辑关联显然很难被生活常识所验证。如果说这些浅层的表述问题并不值得大惊小怪,那么本文背后所隐含的“启蒙不可能论”则需要认真推敲,因它事关国人对启蒙的“信心”。在我看来,这种观点潜藏着三个重要的心理误区,其一、过于关注“被启蒙者”占国人总数的比例,其二、因为缺少耐心而忽略了民众思想观念已经或正在发生的一些“改变”;其三、陷入了“制度决定论”的思维定式中不可自拔。与前两者相比,第三点更加关键。

   我认为,持“启蒙不可能论”的学人之所以有此观点,可能源于他们有“捉急”心态,甚至还理想化地认为,只有大多数人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思想观念改变,才算是有效的启蒙,也才能推动国家实现全面的现代化。而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现代化历程都说明,启蒙只能从社会精英阶层开始,它也不需要等到多数国民“觉醒”之后再影响社会运行的基本形态,它注定是要“分步骤”地缓慢实现。从1688年的光荣革命到20世纪中叶普选权的最终实现,英国现代政治制度的省城演化过程足以证明这一点,其他欧美国家的历史同样可以。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启蒙”大业的关键工作其实并不在于普通民众的思想变动,而在于社会精英阶层的思想革新。但那些习惯于“等量观之”的知识分子总是希望普通民众的思想意识水平能够和自己同步,而这又不符合社会文化变迁的客观规律,因此,始终难以如他们所愿,这就导致了各种失落情绪的出现,即使广大民众已经表现出了一些思想变迁,也很容易被他们所忽略。可想而知,当一个国家的很多社会精英分子总是想着“启蒙大众”而不懂得“自我反省”的时候,他们就注定难以承担起本来就属于自己的历史责任。

   另外,持“启蒙不可能论”的学人还往往认为,制度变革才是一个社会走向现代的关键任务。然而,这种“制度决定论”的一个理论困境就在于其隐含着这样的假设——人们基本都遵循“适应社会”的生存逻辑,所以,在“反自由”制度不变的情况下,人心就不会变,文化启蒙自然也就不可能实现。可人类历史的常识告诉我们,尽管大众文化变迁往往伴随着甚至依赖于社会规则与制度的变革,但与此同时,任何时代又都存在某些可以超越社会现实的“变革性”力量,少数人的率先觉醒和召唤从来都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要环节。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陈映芳 唐小兵:青年怎样,时代就怎样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萧鸣政 唐秀峰:哲学社会科学人才如何评价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