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简明伊斯兰史 > 杨春时:论中华美学的诗学化特性
 
 

杨春时:论中华美学的诗学化特性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27

杨春时:论中华美学的诗学化特性

  

   摘 要:中国古代产生了丰富的美学思想,但没有形成严谨的美学体系。西方美学与诗学是不同的学科,分属不同的领域:美学是形而上的思辨,诗学是知性的研究,美不是“诗”的本质,美学也不统领诗学。只是在近代,美学才成为艺术哲学,并导致诗学的分化和消亡。由于中华美学的世间性,美成为艺术的本质,美学与诗学一体化。因而中华美学思想的表现形态主要不是哲学思辨,而是诗学论述,在诗学中体现了美学思想。

  

   关键词  美学 诗学 中华美学

  

   作 者 杨春时, 四川美术学院特聘教授(重庆 401331)。

  

一、中华美学思想的论说形态


   中国古代经典中缺乏严谨的理论著述,这与中华文化的实用理性特征有关。章学诚谓“六经皆史”,道出了古代经典的非理论化特性。中华美学对于美的本质问题是从直观感悟得出结论,而不是由逻辑推演得出的;它也很少进行逻辑的论证或只进行了不充分的论证,因此没有建立严谨的理论体系。但中华美学思想是非常丰富的,它通过综合性的论说形态表达出来,包括哲学的论说、礼乐文化的论说以及诗学的论说三种。

  

   美学一般地属于哲学学科,因此美学思想的表达首先是一种哲学论述,这是美学体系的基本形态。中华美学的的哲学论述主要从本体论上考察美的根源,揭示美的本质。在古代社会,中华哲学没有独立,还包容于道学(理学)之中,而作为本体的道具有世间性,是伦理化的范畴,因此哲学论述不甚充分,没有形成单纯、系统的哲学理论体系。在先秦诸子的著作中,主要是在儒家和道家著作中,对美的本质进行了比较多的论述,特别是关于美与道、美与善的关系等问题的论述。但是,由于逻辑的推演和证明的薄弱,关于美的本质的论说没有形成严谨的逻辑体系,也没有产生专门的著作,而呈现为只言片语的状态。因此,严格地说,作为哲学学科的中华美学并没有形成,它还缺乏完整的哲学论述。但是,不能说中国古代没有美学思想,它有关于美的本质的论说,只是这种论说没有形成严谨的逻辑体系。所谓中华美学“有美无学”,其实是说有美学思想而缺少美学理论。先秦诸子在关于道的论述中推演出了美,也进行了关于美的本质的哲学论述,虽然还是片段性的。中华美学思想直接从本体论——道论为出发点来论说美,把审美与道联系在一起,使中华美学具有了形而上的源头。道家美学比较多地具有哲学思辨的特征,如老子对道的论述就是一种哲学思辨,而由此出发得出的关于美的规定就具有形而上的意味。老子很少使用美的概念,它认为艺术乱人心性,世俗之美非真美。他常用的概念是“妙”“玄”,这些哲学概念也用来表达真美。他认为“妙”或“玄”是道的属性,它在自然天性之中得到实现。庄子也对美进行了哲学思考,具有形而上的倾向。他认为真正的美不在异化的世俗世界,而在自然本体。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至乐无乐”,要“原天地之美”。不过,道家的美学思想还没有完全脱离实用理性,其形而上的因素毕竟有限,因此只是一种准形而上学。儒家美学在也有一些哲学论述,它以道为本源,认为美是道的体现,因此,美与善、仁同源。孟子认为道体现于人性之中,而人性的充实就是美,“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辉光之谓大”。作为主流的儒家美学在吸收了道家、佛家思想后,建立了自己的诗学化的理论体系。刘勰从佛学经典中学到了印度的“因明学”也就是逻辑学,因此《文心雕龙》具有一定的逻辑性,也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哲学思辨,但并不充分。它系统地演绎了从道到文(美)的逻辑-历史行程,即“道沿圣以垂文,圣因文而明道”。这种关于美的本质的一般论述,仅仅限于《原道》《征圣》《宗经》几章,其余论述主要出自艺术经验,与哲学论述脱节。以上说明中华美学的哲学论述的不充分性。而在《文心雕龙》以后,关于美的本质的直接论述没有形成系统的美学体系,更多的是诗学论述,而且哲学论述越来越少。这就是说,思辨的美学传统并没有发展为主流,而仅仅成为诗学的一种形而上的补充。

  

   其次,中华美学思想包含于社会文化的总体论说中,是社会学化的美学。先秦艺术包容于礼乐体系之中,在礼崩乐坏之后,又面临着重建礼乐文化的任务。其时美学思想虽然已经发生,但与社会伦理仍然比较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分化不明显,这就是所谓“美善相乐”“善者,美之实,美者,善之形也”的思想。在以后两千多年的传统社会中,中华美学成为人生哲学的组成部分,承担着指导社会人生的使命。因此,中华美学并不是单纯的美学思辨,而是融汇在关于社会人生的总体思考之中,特别是倾向于伦理性。在春秋战国时期,虽然美学问题提出了,也有美学论述,但并没有发生现代那种真、善、美充分分离的状况,而是有限的分离,它们还仍然聚合在一起,互相关联。在中国学术理论体系中,文、史、哲、伦理、政治各个领域虽然开始有初步的分化,但始终没有充分分离,保持着紧密的关联性。因此,中华美学并没有形成完整、独立的体系性论述,而是融合在对世界人生的总体论述之中。诸子百家多有论及美的部分,但往往包含在对社会人生的思考之中,没有形成独立的艺术哲学。如孔子把诗歌、艺术纳入其礼乐文化的总体设计中,是与他的社会人生思考联系在一起的,他说:“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这里艺术(包括诗和乐)是人生总体志趣以及人格修养、社会教化的一部分,是获得道德的途径。钱穆先生认为孔子的这一论述说明了诗、礼、乐是心性养成的过程,不能分割开来。可以这样理解:“兴于诗”,是说诗可以唤起人的情感、志向;“立于礼”是说要以礼处事,规范情感、志向;“成于乐”,是说在雅乐中达到理与情的和谐一致,养成完美人格。《乐记》云:“礼节民心,乐和民声,政以行之,刑以防之,礼乐刑政,四达而不悖,则王道备矣。”这里谈论的是整个政教体系,而乐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是为整个社会教化服务的。中华美学没有形成纯文学、纯艺术的概念,而是杂文学、杂艺术的概念。文不特指文学,而是泛指文化。艺不特指艺术,而是泛指技艺。例如,最经典的美学著作《文心雕龙》,实际上也不是纯粹的美学和诗学,它论述的是一般性的“文”的性质和特征,广义地说,这个文包括自然现象(天地之文)和文化(人文),狭义地说,它包括诗赋等文学,也包括各种应用文体,实际是文章写作理论。总之,由于中华美学思想的非专门性、泛文化性,因此注重审美的社会功能,而非注重审美的本质;是价值论的而非认识论的;是人生美学而非艺术哲学。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萧鸣政 唐秀峰:哲学社会科学人才如何评价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