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苑 > 原创作品 > 纳粹德国如何靠旅游业粉饰帝国形象
 
 

纳粹德国如何靠旅游业粉饰帝国形象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08

自1933年纳粹在德国掌权之后,希特勒政权在德国发展出全世界最高效的现代群众旅游事业,这是一种廉价旅游和国家宣传相结合的新型娱乐工程,被称为“力量来自欢乐”(Kraft durch Freude,缩写:KdF)。按照希特勒的指示,不仅要管好工人们的工作时间,而且还有管好他们的闲暇时间。

“力量来自欢乐”从一开始便是一项由纳粹宣传部门直接来抓的重要工作,是为了贯彻落实元首关于娱乐是国家大事的思想,“我要求每个工人都得到充分的假日时间,我要求这些假日和其他休闲时间成为一种真正的娱乐,要为此不遗余力地去努力”。元首还指示说,“要成就伟大的政治,人民必须有坚强的神经”,因此可以理解为,群众性旅游是一项政治任务,因为旅游带来的快乐会成为一种巨大的,国家所需要的群众力量。[注1]

一 、营造“正常”的幸福生活

纳粹对于旅游业的重视可以从它对旅游快速立法看出来。

1933年1月30日,魏玛共和第二任总统保罗·冯·兴登堡任命纳粹党党魁希特勒为德国总理。1933年2月27日,国会纵火案发生后,希特勒立即公布“国家及人民保护令”,冻结公民自由权,成为纳粹构建极权统治的第一步。1933年9月1日,希特勒在纽伦堡召开纳粹党代表大会,会上首度使用“第三帝国”一词,以指由纳粹统治的德国。1934年8月2日,总统兴登堡死后,希特勒自行宣布代行总统职务,随后再宣布德国是第三帝国,自己是帝国总理,接着废除总统制,且立法使自己成为德国元首。

在纳粹党代表大会召开之前的1933年6月23日,希特勒就签署了一项法令,建立了一个管理旅游的帝国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在宣传部的架构内设置了一个全国性的旅游组织,强调旅游业负有教育人民的任务,而不仅仅是交通运输或经济问题。

早在魏玛共和国时代,旅游业的经济潜力对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失败的德国已经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旅游业能提供了一种大规模公众消费的形式,而它又不会从国家重建中消耗大量资源。纳粹政府延续了以前的旅游经济观念,但添加了它自己的政治动机,那就是,旅游能给民众带来幸福感,旅游帮助他们恢复活力,可以提高生产力。而且,可以在旅游中用纳粹的历史和意识形态教育他们。

塞蒙斯(Kristin Semmens)在《观光希特勒的德国:第三帝国的旅游》一书里指出,旅游可以让不同阶层的德国人通过增加接触来打破他们彼此之间的障碍,让普通民众(尤其是劳工)觉得自己的生活水平有了提高,现在终于能够享受以前只有富裕人家才能享受的旅游和生活水平,这样他们就能够抵御左翼政治势力的吸引力。[注2]

塞蒙斯的《观光希特勒的德国:第三帝国的旅游》

旅游不仅有利于纳粹在国内笼络人心,还有助于在国际上提升德国的形象,让纳粹的外交政策更容易得到国际认可。对纳粹来说,吸引外国游客到德国旅游,可以减轻外国对纳粹德国的“误解”,他们会亲眼看到德国的成就和形势,消除国外对德国法西斯化的忧虑。

不管是政治账还是经济账,旅游都是一笔好生意,有政治宣传的好处,对经济也有相当助益,德国需要外汇,对外国旅行者征收关税,特别是对奥地利征收的1000马克旅游关税,是一笔可观的国家收入,正是扩充军备所需要的。而且,同样重要的是,旅游能对国内或国际的旅游者产生一种重要的民众心理效应,那就是,纳粹治下的德国一切“正常”,纳粹的国家化并没有对这个国家的社会秩序和文化传统价值造成冲击,所以不必担忧在这个国家崛起的法西斯主义和实行的专制统治。

纳粹利用旅游为为它的专制极权涂上“正常”的伪装色彩。在纳粹德国日常生活全面纳粹化,极权统治进入每一个文化领域的时代,由于表象的“正常”与实质的“纳粹党化”混合交融,旅游成为一个比较特殊的领域。当然,这种相安共处本身就是纳粹宣传营造的一个假象,是为其准备和进行战争的大目标服务的。

旅游业为我们了解纳粹统治下的日常生活本质及其“正常”表相提供了一个特殊的观察和思考角度。营造“正常”的感觉,让被统治者和外部的旁观者觉得,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是得到民众同意的。

有意思的是,旅游在严格意义上并不是一种“日常生活”活动,而是一件不甚日常的事情。但是,看似不日常的旅游与日常的家庭生活一样,都是被某些期望,心态和实践所构建的——日耳曼民族、雅利安种族、第三帝国、元首、过上好日子、感谢和忠诚、犹太敌人,等等。赛穆斯指出,这些构成了普通德国人日常生活的“解释框架”,事实上,休闲旅行的既日常又不日常性质可以帮助将这些因素变得更加清晰,“旅行者在踏上旅程时,显然不会丢下他们对日常生活的解释框架,而是把这些解释框架打包起来,并随身携带。”[注3]

在纳粹德国,旅游是通过“大众化”来显示正常的,旅游让普通大众获得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而幸福是几乎所有人都愿意当成一种正常生活状态的。旅游这种以前只有富裕人士才能享受的文化经验,由于纳粹党的关怀、提倡和推行,变成了普通民众生活中也有可能的事情。1933年,在纳粹党魁罗伯特·莱伊(Robert Ley)的领导下,成立了一个叫“力量来自欢乐”的具有国家背景的大型休假组织。它是德国当时的劳工组织:德意志劳工阵线(下称劳工阵线)的一部分。该组织成为向德国人民宣扬纳粹思想(国家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一个工具。它也很快在1930年代成为了世界上的最大旅游运营商。

“力量来自欢乐”被当作一个正常的旅游组织,而不是第三帝国宣传部的一个特殊部门。旅游业直接接受帝国宣传部的领导,在希特勒的德国,成为一种“正常”,因为它得到广大民众的同意。在希特勒的德国,组织化的旅游因为价廉物美,广受欢迎,也成为一种“正常”。从民众心理上说,正常和非正常之间的差别是模糊的,人总是以自己的好恶为标准,把自己喜欢的称为正常,把自己不喜欢的视为不正常,在对待国家组织化旅游的问题上,也是这样。

“力量来自欢乐”在国际上被接纳,这更加证明了它提供的是正常的旅游。这个组织的“无阶级豪华游轮”产生了轰动效应,德国和意大利成为国际休闲运动的领导者,有论者称之为“休闲轴心”。

1936年7月,在柏林奥运会召开前夕,第二届“世界休闲和娱乐大会”(World Congress on Leisure and Recreation)在德国召开,有61个国家的3000名代表与会。[注4]副元首鲁道夫·赫斯致辞说,“对于国家内部的社会和平与国际间的政治和平,劳动人民的休闲时间都是一个决定性的条件”。这让纳粹的旅游观念听起来像是现代旅行社模式创始人托马斯·库克Thomas Cook,1808—1892)的旅游主张。“力量来自欢乐”组织的旅游部主任拉费伦茨(Bodo Lafferentz)称德国的游轮是“和平大使”,并宣布,在德国“阶级意识的工人已经消失”。大会名誉主席,美国人格斯塔夫斯·寇比(Gustavus Town Kirby)称赞说,“‘力量来自欢乐’把理想变成了现实”。这是纳粹对外宣传的很大成功。

笼络人心是纳粹的主要目的,“对外宣传只是纳粹假日政治的副产品,‘力量来自欢乐’主要是一种国内政治。当然,在统治核心人物眼里,一切国内政策都是为外交政策服务的”。[注5]在国内和在国外,“力量来自欢乐”都起到了纳粹想要的那种宣扬“正常”的效果。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我尊重孙楠夫妇的权利,但我不相信国学这门生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古代看美女考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