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苑 > 原创作品 > 古代看美女考
 
 

古代看美女考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08

这个时代最平等的幸福,人人都最容易拥有的幸福,是什么?

我想到的是两样:一是吃冰淇淋,关于食;一是看美女,关于色。

看美女,当然只是说看美女图,仅止于看而已。可是,我们往往意识不到,能够看,其实已很幸福了。在缺乏图像复制技术的旧时代,看美女之难,是我们今日不易想像的。

在此,只谈古人看美女的两种模式。

之一:现场-付费模式

首先要讲的例子,有关中国古代“四大美人”之首的西施。

《孟子·离娄下》有一句“西子蒙不洁,则人皆掩鼻而过之”,北宋孙奭疏云:

案《史记》云:西施,越之美女,越王勾贱以献之吴王夫差,大幸之。每入市,人愿见者,先输金钱一文。

这是说,每当西施进城逛街,会顺便与民同乐,市人付一文钱,即可一睹其绝代美颜。明末名士钱谦益跟名妓柳如是欢好时,曾费力写了一首长律《有美一百韵,晦日鸳鸯湖舟中作》,诗里有两句:

迎车千锦帐,输面一金钱。

就是用了西施这个典来比拟柳美人被围观的盛况。又,清初查慎行词《减兰·卖花词》也有两句:

入市人看,西子才堪博一钱。

也是借用西施此典,似是用来形容卖花女了。

不过,孙奭所述不见于经传,很是可疑。《十三经注疏》所附考证云:“今《史记》无此文,未知何据。”朱彝尊《经义考》更举出此条为例,指孙奭“诡称《史记》”。而且就情理来说,以吴王之尊贵,又怎么肯让他的爱妃任人观摩呢,他哪里会在乎那一文钱呢!

西施图

西施在早期文献里本就近于传说,孙奭这个文本尤为晚出,可谓传说之上的传说了。但有一点,看西施的故事固然不必当真,但看西施的心理却是千真万确的。要知道,古时候可没有明星满屏飞,佳丽总是侯门一入深如海,若有西施那样的国宝级美人闪亮登场,不惜花钱一饱眼福的必定大有人在。这是图像匮乏时代的现实。所以,“输钱看西施”的故事虽不符合历史真实,却完全符合心理真实。

事实上,恰有宋代的记录可相印证。两宋之际有位廉布,其《清尊录》记述了一个将男孩打造成伪娘的奇闻:

兴元(今陕西汉中)民有得勾栏小儿,育以为子,数岁,美姿首。夫妇计曰:“使女也,教之歌舞,独不售数十万钱耶!”妇曰:“固可诈为也。”因纳深屋中,节其食饮,肤发腰步皆饰治之,比年十二三,嫣然美女子也。携至成都,教之新声,又绝警慧,益闭之,不使人见,人以为奇货。里巷民求为妻,不可,曰:“此女当归之贵人。”于是女侩及贵游好事者踵门,一觌面辄避去,犹得钱数千,谓之“看钱”。(《说郛》卷十一)

这两夫妇将伪娘藏得极严实,以待价而沽,有求见者,“一觌面辄避去,犹得钱数千,谓之‘看钱’”,这就跟西施“每入市,人愿见者,先输金钱一文”无异了。那么,孙奭的说法会不会就是来自宋朝的经验呢?

花钱看西施的法子,至近世尚不乏其例,且不分中外,洋鬼子也学会了。

据美国的记录,1834年,“华盛顿号”从中国带回一位小脚的广东美女,叫“阿芳妹”(Afong Moy),芳龄十九——她是目前所知第一位到北美的华人女子。当时美国人绝无机会见到来自中国的小脚女人,甚至来华的美国人也极难见到,故老板卡尔内兄弟把她放到纽约公园里展览,观者云集。据报道,“凡是愿意付15美分的人都可以看看她。无疑,她拥有许多爱慕者。”后来门票还提高到50美分,卡尔内兄弟获利不菲([美]约翰·海达德《中国传奇:美国人眼里的中国》,第84-87页;[美]埃里克·杰·多林《美国和中国最初的相遇:航海时代奇异的中美关系史》,第198-199页)

“阿芳妹”的展览广告(见[美]张文献编《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

稍后的1850年,有位名叫“亚彩”的中国妓女,到旧金山开办“招待所”。其时赴美的华人女性太少,消息甫一传出,附近华人矿工即兼程赶去。每次看她一眼,要付费18美元,就这样还沿街排起了长龙(陈依范《美国华人》,第73页)。

到了1866年,清政府首度派员游历欧洲,由斌椿领队。在英国参观地标建筑水晶宫时,遇上了几位同胞。斌椿《乘槎笔记》载:

见湖北人黄姓,身不满三尺 。又安徽人詹姓,长八九尺 ,自言形体与人异。又粤东少妇一人。装饰状貌,西国未见者,洋人以之来游,为射利也。

同行的有张德彝,其《航海述奇·英国日记》亦载:

午初再游水晶宫,先抵宫吏家。适有华人来,男子一高一矮,揖毕而坐。其高者身约八尺,年逾三旬,着长袍短套,头戴四品职衔。问彼何职,答曾捐纳知府衔;叩其里居姓氏,伊自称为湖北詹九五也。其矮者姓杜名敖富,身甫二尺,年约三旬,身着紫绸夹袄,黄绫马褂,冠红穗小帽,系江南人也。随一女子,年约二旬,询之知为上海倚门献笑者。此三人来泰西,迨为令人观看,以图渔利。有二粤东人相伴,皆未详其姓字。

显然,这两男一女跟“阿芳妹”一样,也是随洋人出去“捞世界”的。所谓“令人观看,以图渔利”,当然也是开启付费收看模式了。

还有个北洋时代的掌故。陶菊隐《政海轶闻》记载了一则辛亥元勋徐绍桢的轶事。当革命军占领南京之初,与渡江北去的张勋部仍处于敌对状态:

一日,徐得急足报,张勋宠妾小毛子匿迹下关,将乔装渡江,已被宪兵拘获。小毛子艳事流传,宁人耳之熟矣,骤闻娇鸟入笼,靡不摭为谈助。儇薄者流主张陈之闹市,任人观览,以辱清廷鹰犬。徐不许,为粪除门帘桥陈善公馆居之。……事为沪上某公所闻,来电曰:“军饷匮乏,罗掘俱穷,小毛子奇货可居,请即解来沪上,陈列张园,入场券每人四角,沪人士炫于新奇,届时必空巷往观,十万军饷不难立致也。”徐览电笑曰:“某公工谑浪,今又与我打趣矣。”即婉函劝之,将派员送之北上。……

由于徐绍桢坚持政治道德,这个展览小毛子收门票的馊主意并未实行,这且不论。但很显然,“陈列张园,入场券每人四角”,仍是“输钱看西施”的故智而已。可知到了民国初年,虽有新式摄影,但美女图的效果仍不如人意,付费看美女的模式仍颇有市场。

苏东坡有一首《满庭芳》词,下阕云:

人间何处有,司空见惯,应谓寻常。坐中有狂客,恼乱愁肠。报道金钗坠也,十指露,春笋纤长。亲曾见,全胜宋玉,想像赋高唐。

前面自是用了“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的著名公案,意谓如此美人,有的人或易见,自己却是万难遇上;“全胜宋玉,想像赋高唐”,则是用《高唐赋》的典故,指宋玉仅据楚襄王的梦境来写巫山神女,自己却是“亲自”目睹,其欣幸为何如!见了女神,大名士东坡也这般反应,很可代表古人看美女的难度。

而此时此际,在知识也开始付费的时候,我们仍有免费的高像素美女可看,可放大,可保存,可一手掌握,很应该知足了。

之二:间接-写真模式

若现场模式不可得,古人也会退而求其次,开启写真模式。而且,就算一国之君,看美女也未必容易,往往也得看美女图呢。

问题是,在那个前摄影时代,只能心追手摹,美女图当然是很不靠谱的。这又得说到中国古代“四大美人”的另一位了。

《西京杂记》卷二载:

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案图召幸之。诸宫人皆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独王嫱不肯,遂不得见。匈奴入朝,求美人为阏氏,于是上案图以昭君行。及去召见,貌为后宫第一,善应对,举止闲雅。帝悔之,而名籍巳定,帝重信于外国,故不复更人。乃穷案其事,画工皆弃市,籍其家,资皆巨万。

这当然是关于昭君出塞最著名的记录了。古人之咏昭君,几乎无不据此立言造意。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纳粹德国如何靠旅游业粉饰帝国形象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艺术不是良俗的反对者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