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苑 > 原创作品 > 为巴黎圣母院的火灾而高兴,就是为圆明园报仇吗
 
 

为巴黎圣母院的火灾而高兴,就是为圆明园报仇吗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17

《吕氏春秋》和《孔子家语》中记载了一个寓言。说楚国的国君丢失了一把珍贵的弓。臣下很着急说赶快找。可楚王很豁达,说:“楚人丢的弓,被楚人捡到,没啥遗憾的。”

这似乎表现了楚王宽阔的心胸。

可据说,孔子听说了楚王的话,觉得他的心胸还不够广阔。孔子评价说:“为什么一定要说‘楚人’呢?应该把‘楚’字去掉,有人丢了弓,有人捡到了弓,才没啥遗憾的。”

楚王代表了国家的视角,弓在一国内一失一得,国民总财富没有增减。这样看,楚王是个爱国主义者。

孔子代表了人类的视角,弓在全人类中一失一得,人类总财富没有增减。孔子是个人道主义者。

孔丘(前551年9月28日—前479年4月11日),子姓,孔氏,名丘,字仲尼,后代敬称孔子或孔夫子

在我看来,这两种态度,代表了民族主义与人道主义之间的分歧。很多的争论,都源自这两种视角的不同。

这不,这两天看新闻,法国的巴黎圣母院烧掉了。著名的塔尖在浓烟中倒塌。一片惋惜声中,也有不同声音。

比如有个叫做“叫我金主编”的自媒体号,就表达了自己“欣慰”的态度。这位“金主编”,据说曾是中国知名媒体凤凰网军事频道主编,《凤凰军机处》节目的策划者和主持人。

网络截图

这位金主编认为,法国人在一百多年前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烧掉了中国的圆明园,如今风水轮流转,终于等到法国国运衰了。巴黎圣母院的火灾,让人“欣慰”。

类似的评论,在这次巴黎圣母院的报道中,并不罕见。

和楚王一样,金主编似乎是个爱国主义者,公而忘私。国仇就是个人的仇。圆明园就是我的园子。你以前烧了我的园子,现在你的院子着火了,活该吧!

金主编忘了,清王朝用民脂民膏建的花园,平民是不得入内的。就算是后来重修的颐和园,庚子年间扶清灭洋的义士们也是不得入内的。为皇家的损失叫屈,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不过,我还是认为,圆明园的毁损确是一大损失。但这不仅是中国的损失,更是世界的损失。别忘了,在建造圆明园时,也有许多欧洲设计师的参与,大量参照了欧洲建筑风格,才造就了中西合璧的园林典范。圆明园,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毁于一旦,当然令人痛惜。

问题是,圆明园的毁损,怎么会让人为巴黎圣母院的火灾而高兴?

巴黎圣母院遭遇大火

一说到中国近代史,就是“落后就要挨打”,如何被列强欺辱。这当然是事实。可问题是,如果历史全从民族屈辱来看,会淹没掉许多民族之外的图画,当个人的经验,性别的经验,宗教的经验,甚至世界共同的文化经验,都被淹没在民族话语的洪流中时,狭隘在所难免。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的《想象的共同体》、霍布斯鲍姆的《民族与民族主义》,尤金·韦伯的《从农民到法国人》等研究,对民族主义,进行了发人深醒的探讨:

学者们发现,在欧洲传统社会,人们只和自己的亲属、邻居、乡亲发生联系,组成一个个面对面接触的真实共同体。在十八世纪之前的欧洲,没什么人认为自己是“法国人”或者“德国人”。人们只知道自己是个普罗旺斯的“农民”或者莱茵河边的“渔夫”。居住地之外的世界,对他来说没有意义,更不会去效忠。效忠于一个遥远的王室,与许多千里之外的陌生人,分享同一种身份,需要巨大的想象力。只有在现代社会,通过标准化的教育、新闻报纸、电影电视的熏陶教育等,这种想象才能成为可能。通过现代国家的努力,实现统一。就这样,人们开始觉得自己与数千万陌生人的命运息息相关,人与人有了认同。

社会生活中,还有很多其他身份认同。这些认同可能是职业的,宗教的,性别的,或者地域的。比如,古人只知道自己是个“农民”,是个“基督徒”,是个“男人”,或者是某个村镇的居民。

民族认同和其他的认同之间,充满竞争。随着现代民族主义的崛起,人们被教导:其他的认同都不再重要,只有“法国人”这一身份认同,才最重要。资源有限时,你应该优先帮助你本民族的同胞,所有国境之外的居民,都是“其他人”,即使他们的职业、宗教和性别可能与你一样,即使你可能会觉得和这些外国人更谈得来。

民族主义的崛起,是一个民族认同挤压了其他认同的过程。是一个民族国家建立自己权威,取得对普通国民控制权的过程。从此,农民和渔夫变成了“法国人”、“德国人”。对民族国家的忠诚,开始大过对其他一切团体的忠诚。

在亨廷顿和罗斯托等学者看来,民族主义能增加国家的凝聚力,促进现代化,有积极的作用。诚然如此。但是,民族主义情绪若是走到极端程度,再与社会达尔文主义相结合,就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达尔文在十九世纪创立了进化论。他发现生物的进化,遵循“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法则。虽然达尔文从来没有说这套法则也适用与人类社会。但他有不少粉丝,对这套科学理论加以发挥。从赫胥黎到墨索里尼,从希特勒到日本帝国的军阀们,不少人认为,人类也遵从丛林法则。只不过,生存竞争从生物个体之间的竞争,被偷换成了民族之间的竞争。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来自巴黎圣母院的一束光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在罗马,我捡了一些家具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