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苑 > 原创作品 > 在罗马,我捡了一些家具
 
 

在罗马,我捡了一些家具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17

去年,在罗马的垃圾间,捡了一个木头鞋架来当书架。还是有些书暂时不能扔,或不时需要查阅。之前堆在地上或桌上,有个架子放放也好,虽然都是积灰。

鞋架不能承重,只能放近百本书,是我现在随身书籍的大半。也算好几年来,又有了一个书架。有天,去西门的洞洞舞厅,路过舞厅附近立交桥下的低端家具店,同款鞋架要卖一百来块。若以请舞女跳舞五元一曲的舞厅价格,这个鞋架,大概相当于二十曲。

今年,我在罗马的垃圾间又有收获。十来天前,捡了一张人造革转椅。是我住的这层下面那层的垃圾间,一见就生贪念。看到没人,赶紧检查椅子能不能用,赶紧把椅子拎进我的房间。擦干净,人造革气味,还有椅子从前的主人浸在上面的汗味或体味(无从分辨性别年龄),不是太刺鼻。椅背等几处,黑色人造革有剥落,露出海绵或木板,但是能转能坐。座位凹凸不平,有些硌屁股,放个现成软垫,就稍稍舒服。

图文无关

新书架和新椅子都不便宜。前几年刚从大理搬回省城,很多物质的繁文缛节还不能舍,我去宜家看过书架和椅子。普通书架好几百,书柜更贵。书是死的,不是佛教说的有情众生之一,没有活人要紧。然而椅子,稍微好的,没有几百块,乃至上千块,你也请不回来,尽管我一直想有一把较舒适的椅子,因为卖字为生,天天坐的时间太多。

拎包入住的单间,该是开发商十来年前的统一“精装”,陈设简单,桌椅很少。两个单人布艺沙发,就跟室内那张骨头和钢条硬碰硬的床垫一样,极不符合“人体工程学”,坐上去屁股往前滑,坐久了大腿发麻。前两年,我在宜家买了一个小方桌,不到四十元,权当饭桌兼书桌。方桌太矮,跟屁股往前滑的沙发不配,坐在桌前打字,弓腰驼背,时间一长腰酸背痛。

我也没有工作台。单间有个带镜子的梳妆台,台面很窄,勉强能放一台笔记本电脑。买不起或不愿意买贵椅子,自己于是又跑一趟宜家,配了一把廉价的塑料折叠椅。坐在梳妆台前打字,时间久了,也会腰酸背痛。梳妆台下的空隙不好放脚,腿总是不晓得怎么摆才对,所以也坐不了太久。

我也试过罗马的第四把椅子,一张黄杨木躺椅。除了单间标配的两个沙发和自己买的塑料折叠椅,这是仅有的另一张椅子,好几年前一位朋友送的。那时,我刚搬到大理古城,朋友去下关旧货市场给我买了几件二手家具。这张躺椅,买来只有空架子,活动扶手雕了兰草,头枕两侧画了竹菊月,不知那个白族乡学究的遗物。我去古城缝纫店,二三十元做了一幅土布绷垫。过了一年多,离开大理,这把躺椅放到别人那里。后来,朋友去大理,顺道帮我拎回省城,绷垫破了,又成了一副空架子。

图文无关

家花哪有野花香。黄杨木躺椅,我后来请朋友又做了一幅土布绷垫,但也不适合做事,因为坐在矮方桌前打字(两个标配沙发,我现在用来放杂物),靠不了背,更像一只虾米。躺在上面读书,单间空气不流通,窗外车声轰鸣,关了窗也吵,况且容易缺氧犯困。想起我在大理民居楼顶,瘫在椅上看山看云和读书,不是躺椅不好,而是情景有别。还是只好出门。露天茶馆的廉价竹椅、金属椅或塑料椅,坐着反而舒服一些,因为接地气,因为人声再怎么嘈杂,也比车声好听,更因为脚踏的,不是空中楼阁。

好的椅子,坐在上面,腰背和脖颈都有依托,配上恰当的工作台或书桌,即使身在空中楼阁,坐上大半天,也不会太累。前面说到买不起或不愿意买贵椅子,是因为这些年来买了坐了好几把椅子,即使不贵,也没一把留下来。丧家犬一样流窜,搬一次家,就扔一堆不得不扔的东西,活该像古人说的,无恒产则无恒心。现在醒悟,也再没豪气花冤枉钱,哪怕几百块,哪怕去买二手桌椅,宁肯用于吃喝,及时行乐,满足躯壳。对于穷人,活一天是一天,“长远规划”,都是胡扯。

图文无关

罗马垃圾间捡的人造革转椅,算是自己从前买过的同类产品,十来年或二十年前,不会超过一百块(用舞厅价值观衡量,不到二十曲),所谓电脑椅,现在也许要一百多。这类椅子,坐不了多久就会变形,也不舒服。然而,叫花子真的不能嫌馊稀饭,捡来的人造革转椅可以调节高度,坐在廉价的宜家矮方桌前,稍微不那么局促。不花钱的椅子,包括用来当书架的鞋架,还有一个好处,以后撑不下去,万一流浪街头,也不会心疼这些捡来的破玩意。只希望有一天,剩下的旧书,也能跟这些东西一起,彻底放下。

由椅子也想到沙发,这是更奢侈的家当。我说的是真正的沙发。好的沙发,就跟好的床垫一样,可望不可即,不写这篇东西,平时也几乎忘了还有这么高档的东西。我坐过不少好沙发:真皮,布艺;酒店,高档写字楼,别人家里。目测都不便宜,至少几大千才能请一张或一套。好多年前,我在深圳的住处有过一张三人布艺沙发,摊开可当床用。是我前妻买的,她觉得该有一张沙发。三百来块的东西,可以想象,用俗话说,马屎皮面光。然而,尽管不是自己掏钱,这是我唯一有过的沙发,没有之一,也没有之后。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为巴黎圣母院的火灾而高兴,就是为圆明园报仇吗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那些年,我吃过的食堂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