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苑 > 原创作品 > 那些年,我吃过的食堂
 
 

那些年,我吃过的食堂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18

过去三十年,中国城市生活经历着剧变。资本、互联网和消费主义,还有被改造着的城市形态,和被改造着的城市生活方式。人们也如过客一般,看到高楼起落、地铁延长,也看到共享单车的泛滥和消失。几年间,在大都会中,人们还看到大量沿街店面、购物中心、中高档餐厅和城中村先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快递业的繁荣。特别是街头快速漂移的外卖骑手的身影,提醒人们这是宅人的新生活。

无论是“宅一族”还是“下流社会”等名词,无不引自日本,就像一百多年前维新时代各种西学概念等的引进,端赖东洋。最近几年风行的日剧当中,也有一部《深夜食堂》颇受欢迎,甚至产生了翻拍版。其动人之处,就在食堂二字,唤醒了一个中国公众似乎已经久违的名词和生活方式,也打动了无数曾经在大都会中感受过深夜孤独的心灵。

《深夜食堂》剧照

在日语里,食堂指代的范围甚广,从小食店到餐馆和工厂餐厅。但在中国的今天,这个颇有古意的名词似乎只是专指单位食堂了,比如企事业和学校的食堂,带有残留的单位制色彩,也和集体生活息息相关,或者直接等同于集体主义的生活方式,暗示着与今天城市生活的主流格格不入,更不可能是所谓深夜的安慰,与日剧中食堂的温馨感觉相去甚远。

然而,作为70年代生人,食堂几乎贯穿了我人生的全部,也是社会化的主要来源之一。从幼儿园开始,到小学、中学、大学,然后工作、再读书、再工作……我的人生几乎就没有离开过食堂。1970年代,因为父母双双经常参加医疗队,整个暑假家长不在家都是常事,我们兄弟两个只能一天三顿吃食堂。坦率地说,那时的食堂饭菜倒不难吃,而且始终都有花样丰富的面包供应,肉鱼蛋充裕,每逢过节就有免费的加餐。而单位领导和不同层级的干部、尉官和将官们,也和家属、孩子们都在一个食堂打饭、就餐(大灶仅有干部灶和士兵灶的区别),如同在澡堂裸裎相见,这种集体生活的平等气氛淡化了那个时代的斗争和腐败。

副作用当然是有的,最糟的可能是养成了用勺子、而非筷子吃饭的习惯。直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开始频繁到餐馆吃饭时,我才发现自己筷子用得很不利索,经常被同事笑话。好处则是,在这种与食堂的紧密关系中反而培养了个人主义的前提——自理生活的能力。不是因为食物的难吃或者饥饿,而是因为食物供应的规律化,把自己对食物的欲望降到了一个较低水平,从而在社会化之后幸免了耽于美食、物欲强烈的恶习,反而要么不在饮食上花太多精力,要么更享受自己动手,快速做出颇有“部队锅”特色、中西结合的健康饭菜。幼儿时代的寄宿训练和大学时代的寄宿生活、甚而婚后的家庭生活完美衔接了,这是否算是城市的一种集体主义呢?

起码,这样一种1970年代机关食堂的模式和标准,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为大多数城市居民提供着基本膳食,也因此维系着单位制的社会组织。譬如从1980年代到1990年代初,北京街头的饭馆还寥寥可数,一天三顿的食堂饭点比什么都更具支配性,决定着所有人的工作和生活节奏。甚至今天,在某些场景中仍是这样。而那时大学生们的主要乐趣之一,便是窜各大学食堂,在某某点评问世前 n年就以口碑方式打分。北大几个食堂不错,但是担心吃穷了北大同学,也就不敢多去;国关食堂一度以有夜宵排名甚高;北京语言学院的留学生餐厅堪称大学老莫(动物园的莫斯科餐厅)。

至于那个时代最令人怀念的食堂特色,今天叫网红食品的,大概算是人大教工食堂的肉卷。那些年里,每天傍晚教工食堂的肉卷摊前都排着大队,队伍经常曲曲折折延伸到食堂外的通道上。所谓肉卷类似花卷,却是烤制而成,外壳焦黄,不习惯的还会觉得太硬,一口咬下去总能遭遇不多的星点肉末。不仅味道好,而且价格实惠,长期只要两毛四一个,通常两个就可吃饱,再配一点凉菜,这便是很多人大学生的晚餐。今天,对肉卷的回忆已经是校友群的永久话题,更是检验校友真假的常备题。我毕业二十周年时回校庆祝,才知昔日做肉卷的老师傅已经去世,在校友强烈要求下重新试做的小鲜肉卷已经不是那个味道了。

除了肉卷和小炒,我上学时的大学食堂并非乏善可陈。譬如说到了周末,食堂往往还是舞会场所,真正的公共空间。毕竟,那时还信奉民以食为天几乎等于信奉民以食堂为家庭厨房的日子里,食堂要是办的不好,学生是会闹意见的,譬如饭点时一起敲敲饭盆,也会串掇学生会的伙食委去帮厨。

而且那时清真食堂的炖牛肉对我们这些汉族学生来说,一直都是宝贵的牛肉来源。就优质蛋白比例而论,今天的大学食堂反而退步了。譬如清华大学,尽管校内食堂十多所,开饭时间菜色玲琅满目,却很缺乏优质蛋白,还未完成身体发育的大学生们很难在食堂找到足够的优质蛋白。

我还参观过一些在北京的中企建筑工地的食堂,同样发现,这些专为体力工人提供的饭菜,竟然以各种火腿肠作为主要肉类,其次才是鸡腿等,猪肉很少,牛羊肉完全没有,难怪他们更乐意购买工地边贩卖的盒饭,起码(地沟)油大。类似的,许多工厂食堂的饭菜也不尽人意,素菜居多。反而是一些新兴互联网公司的食堂里,不仅免费或平价,而且菜色繁多,服务优良,一切以讨好码农、鼓励加班为目标。当然,还有机关食堂,不鼓励大鱼大肉,菜色以清淡、健康为主,强调搭配养生和食材有机。偶逢用餐时间,可以看到领导们亲切地跟经理打招呼,说来碗面就好,几乎和我在清华食堂只吃拉面一个套路。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在罗马,我捡了一些家具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有些友情成了神话,有些友情成了笑话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