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学术 > 学术 > 刘晓丽: “玻璃缸里的鱼”与“飘落的杨絮”——殖民地的弱危美学
 
 

刘晓丽: “玻璃缸里的鱼”与“飘落的杨絮”——殖民地的弱危美学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27

刘晓丽: “玻璃缸里的鱼”与“飘落的杨絮”——殖民地的弱危美学

  

   摘 要:本文提出一个理论操作性概念——弱危美学(vulnerable-precarious aesthetics),因为其脆弱、易受攻击、易受伤害,培育出一种应对攻击和伤害的不断调试的本领;这种不确定、不稳定的存在具有消解、瓦解既有秩序的力量。透过弱危美学概念进入殖民地文学研究,可以发现殖民地不仅仅是被殖民被攻击被伤害的创伤之址,不仅仅是虚弱和无能为力,而具有一种脆弱的力量,一种千疮百孔的力量,一种新形式诞生的可能。伪满洲国时期的女作家杨絮以杂糅、两可的作品性格将私人生活与文学写作交织在一起,模糊了现实与虚构、记忆与真实,私人形象与公共形象,是弱危美学的实践性人物。杨絮及其作品动摇了一系列话语界限,展示出伪满洲国一系列话语的摇摆不定、颠倒混乱,以易受伤害的敏感而柔弱的个体应对沉重的时代之殇,同时也成为当时殖民强权统治秩序的扰乱者和解构者。

  

   关键词:伪满洲国 弱危美学 杨絮

  

   作 者 刘晓丽,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上海 200241)。

  

一个操作性概念——弱危美学


   张爱玲曾编过这样一出戏:

  

   有个人拖儿带女去投亲,和亲戚闹翻了,他愤然跳起来道:“我受不了这个。走!我们走!”他的妻哀恳道:“走到哪儿去呢?”他把妻儿聚在一起,道:“走!走到楼上去!”——开饭的时候,一声呼唤,他们就会下来的。

  

   这出戏的构思显然针对易卜生的《玩偶之家》,潇洒的娜拉勇敢地走出家门,张爱玲设计的主角则颇具喜感地走到楼上去。娜拉的命运也许不妙,就像鲁迅先生预测过——堕落、饿死、归来,但娜拉做出的是鼓舞人的力量型的行动;张爱玲戏中的男主角走到楼上去,开饭时就下来,他的行动是懦弱的“女人气”的。不过细想想,这个拖儿带女携妻的男人不是可笑的而是悲哀的,至少是无可奈何的。他有勇气,投奔他人还能和人闹翻;他有脾气,愤然跳起来,窘境来临,脱口而出“我们走”,但能走到哪里去呢?娇儿弱妻与他沿街乞讨吗?稳妥的地方只能是楼上吧。无所依靠、无可奈何的悲哀的苍凉的生活,张爱玲说,“其实,即使不过是从后楼走到前楼,换一换空气,打开窗子来,另是一番风景,也不错”。“走到楼上去”这不是力量型的行动,但这行动也非聊无意义。

  

   鱼的世界不是海吗?

  

   怎么却游泳在窗前的玻璃缸里?

  

   唉!明白了!

  

   这是受宠的幸运呢!

  

   ——杨絮《我的日记》

  

   回到班上写了一些零碎稿件,预备把这期刊物早日付梓。我很规矩的作出的动谨的姿态与表情,并不是向日系上司讨好,而是但得太平还是太平的好!

  

   ——杨絮《生活手记》

  

   这是与张爱玲同时代生活在伪满洲国的女作家杨絮所描述的存在:在窗前玻璃缸里游泳的鱼儿是游不到大海里去的,怎么办?安心玻璃缸里的世界,在被规定好的空间中游弋。一个“唉!”字道出的是无可奈何千疮百孔的此在状态。在殖民者“日系上司”手下工作,不仅动作上要谨小慎微又勤勉,还要辅以相应的“表情”,如此才能太平度日,不由得让人感慨“生活像古井,也像一池死水”。

  

   读这样的作品,可以感受到那种生存的苍凉和无奈,似乎是“无事的悲剧”,却又有一种此恨绵绵无绝期的悲惨,不过,让我们稍事停留,再回味这些作品时,也能感受到某种力量——柔弱的力量、千疮百孔的力量,一种面对被欺辱、被伤害、不幸和不公时的心平气和的理性力量。在日本殖民统治下的伪满洲国,类似的作品很多。解读这些作品时,我们既不把它们看作无病呻吟之作,也不在其中挑选某些抵抗的只言片语,而是承认这些作品的柔弱性,感受其柔弱之中蕴含的力量,同时思考这样一系列问题:反抗是不是一定要强而有力?强而有力的反抗会不会掩盖千疮百孔的现实?力量可不可以是某种柔弱的力量?创伤除了自哀自怜有没有再生流变的可能?而一个强大的密不透风的强权体制,有没有内部瓦解的可能?柔弱的力量会不会同样是危险、危机?为此,本文提出一个理论的操作性概念——弱危美学(vulnerable-precarious aesthetics)。这里的美学不是判断美丑的意思,也不是黑格尔的艺术的哲学即美学,而是回到美学的词源Aesthetics,即感觉、感受、感观。弱危,是一种关系性伦理概念。弱(vulnerable),脆弱的,弱势的,易受攻击的,易受伤的;危(precarious),危险的,不确定的,不稳定的。由于他者的存在、他者的意志,“你”会成为弱势存在者,易受攻击、易受伤害、处在危险之中;而因为“你”是易受攻击的、易受伤的,且处在弱势,无能力直接反抗,逐渐地“你”会培育出一种应对攻击和伤害的本能、本领。因为无法预测伤害从哪里来,以哪种方式而来,“你”始终要调适这种本领,为此“你”会给人一种不确定、不稳定的感觉,这种不确定性不稳定性也是本领之一,是一种消解、瓦解既有秩序的力量,“你”的存在对于他者而言也是危险、危机。而且此种伦理关系也让我们正视这样一个事实,看似强大牢不可破的整体或制度,也有松动、瓦解的可能。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章永乐:“大国协调”与“大妥协”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尤陈俊:“讼师恶报”话语模式的力量及其复合功能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