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资料 > 古兰学 > 戴建业:集部的起源与流变论略
 
 

戴建业:集部的起源与流变论略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08

戴建业:集部的起源与流变论略

  

   在阐述“集部的起源与流变”之前,先来界定一下什么是集部和文集。“集部”我国古代图书经史子集四部分类法中的第四部,它是各时代文集的总汇。所谓“文集”就是作家们各类作品的汇编,古代的“文”通常是各类体裁的泛指,并非专指散文这一种文体。集部主要包括作家的别集和总集。别集是作家个人作品的汇编,总集是各个朝代、某一朝代、某一文体的总汇或选编。

   在我国传统的经史子集之中,要数集部的书籍最多,也要数集部的书籍最杂;要数集部形成最晚,也要数集部地位最低。集部中别集的作者和总集的编者都是“文人”。到南朝的时候,“文人”被范晔列入《后汉书·文苑传》,以与《儒林传》中的经学家和人文学者相区隔。列入《后汉书·文苑传》中的这些“文人”,并不是秦代和西汉所说的“文学士”,那时的“文学士”与“方术士”并列,“文学士”相当于今天的人文学者,“方术士”近似于今天的技术人员,《后汉书·文苑传》中的“文人”就是现在常说的作家诗人,古时也称他们为“骚人墨客”。开始,“文”与“学”没有“分家”,学者可能同时又是作家诗人,《汉书》中只有《儒林传》而没有《文苑传》,扬雄既是大儒也是辞赋家,他的经学著作有《法言》、《太玄》,小学著作有《方言》和《训纂篇》,古代小学是经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汉书·艺文志》收录了《扬雄赋》,扬雄与司马相如同为汉赋的代表作家。不过,扬雄本人从来以“大儒”自居,对自己的赋家身份则十分不屑,甚至公开说赋是“雕虫篆刻,壮夫不为”[1]。三国时期虽然曹丕认为“文章乃经国之大业”[2],他的弟弟曹植仍然“耻以翰墨为勋绩,以辞赋为君子”[3],初唐的刘知己还是“期以述者自命,耻以文士得名”[4],甚至伟大诗人杜甫也说“文章一小技,于道未为尊”[5],直到清初顾炎武还说“一为文人,便不足观”。

   古代很多读书人鄙薄文人,最后大多数读书都成了文人;声称“耻以翰墨为勋绩”者,一生最大的勋绩恰恰是其“翰墨”;每个书生大多都希望“成一家之言”,后来几乎都被动或主动“代圣人立言”。为什么会出现理想与结局的悖论呢?

   这里我试图从民族精神的渴求、读书人的境遇,和大家一起聊聊集部形成的渊源、集部繁荣的动因以及读书人只得做文人的文化语境。

  

一   集部的起源

  

   章学诚在《文史通义》中多次论述文集的起源:“子史衰而文集之体盛,著作衰而辞章之学兴。文集者,辞章不专家,而萃聚文墨,以为龙蛇之菹也。后贤承而不废者,江河导而其势不容复遏也。经学不专家,而文集有经义;史学不专家,而文集有传记;立言不专家,而文集有论辩。后世文集,舍经义与传记、论辩三体,其余莫非辞章之属也。”[6]章氏虽向以思想深刻为人所称,可将文集勃兴归结为学术衰微和人情浇薄却大可商榷。文集盛与子史衰没有必然联系,如东汉魏晋南北朝和唐宋史学和文学都很兴盛,范晔与谢灵运既可同时,苏轼与司马光也不妨并世。战国时期诸子百家争鸣,并没有妨碍屈宋等人的楚辞兴盛。如果不以儒家有色眼光来看,六经中有史体,有子体,也有诗文,以今天的知识分类《诗经》就属于诗集,《礼记》也有许多议论。张舜徽先生在《广校雠略》中说:“著述文字,无外三门:抒情一也,说理二也,记事三也。”[7]被章学诚视为“先王之政典”的“六经”,就兼具抒情、说理和记事三种文字。抒情是人类的内在需求,我们不只有事实需要记叙,也不只有道理需要阐明,还有情感需要抒发。《汉书·艺文志·诗小序》说:“《书》曰:‘诗言志,歌咏言。’故哀乐之心感,而歌咏之声发。诵其言谓之诗,咏其声谓之歌。”[8]《诗经》中的许多诗歌产生年代早于六经中的有些文字。《隋书·经籍志·集部总序》说:“唐歌虞咏,商颂周雅,叙事缘情,纷纶相袭,自斯以降,其道弥繁。”[9]可见,不是经、史、子衰落后才产生集,而是集与经、史、子同时产生。

   《汉书·艺文志》基本是向歆父子《七略》的节删,汉志中的《诗赋略》其实就是后来的“集部”。除“《河南周歌诗》七篇”和“《周谣歌诗》七十五篇”等可能是先秦作品外,《诗赋略》中收录的诗歌主要是汉诗,因为汉以前的诗歌总集《诗经》后世成为儒家六经之一,已入汉志《六艺略》。收录的“赋”也主要是汉赋,战国和秦代的辞赋比例很小,其中汉辞赋集有53种,共收辞赋共940篇,战国和秦代辞赋集只有5种,共收辞赋仅64篇。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阮炜:古埃及文明何以未能延续至今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张伯伟等:识量淹通 金针度人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